当了十年的老兵,退役后却被家人拒之门外,原因让人无语...

快看小说2018-11-30 16:32:56 37

一、

夏日炎炎,恶毒的烈日当空,热得让人发燥的阳光如火焰一样炙烤着大地和露在阳光下的人们。

一些牵着宠物狗看热闹的人,站在那里都大汗淋漓,狗更是吐着猩红的舌头喘个不停。

只是何大少被打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远比远离恶毒的太阳要重要的多。

一大帮人围着董文锋他们指指点点,何天胜被踹在地上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火烫的地面把他烫得阵阵发抖,赵琪琪的几个保镖将中间圈出一片地来。

而赵大小姐一脚踏在何大少身上,尽管香汗淋漓,却依然一幅神气活现的样子。

按理何天胜的背影也极其深厚,否则也不至于这么嚣张跋扈,赵琪琪心里清楚自己其实也不能轻惹,可为了能让这个令她一眼难望的男人多看她几眼,她也是豁出去了。

反正老爸这么疼她,大不了多给老家伙泡几杯茶,撒几次娇,天大的祸老头子还有老哥也能给她扛下来。

只是,她的期望在董文锋看来,是一个极度幼稚的表现。

“不用了。”

说完,董文锋走到何大少面前,冷冷的看着在被烫得龇牙咧嘴却已经无力动弹的他,道:“既然她已经揍了你,我也不想跟你计较什么。如果要找我报仇,就去董家找我。我叫董文锋!”

丢下这句话,在赵琪琪瞪大的美眸中,走出人群,在一群人指指点点中离去了。

“喂,你……你怎么走了,好歹我们留下个联系方式呀!”赵琪琪急忙喊道,可人家已经上了出租车远去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嘛,这么高冷,本姑娘还看不上你呢!哼!”皱了皱小琼鼻,她不满的嘀咕着,可发现这时候四周有不少人正咽着口水看着她,不由怒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给挖出来!”

这可吓坏了这帮吃瓜群众,顿时一轰而散。

现场只剩下何天胜、赵国忠等人,还有赵琪琪及手下一帮保镖。齐浩郭文斌两人急忙上前将何天胜扶起来,脸上似乎都已经有些烫伤了。

“嘻嘻,刚才他说董家?难道真的是那个董家吗?可为什么穿的这么寒酸?”赵琪琪歪着小脑袋想道。

赵国忠脸色微变,喃喃道:“董家……董文锋……天呐,难道……不会这么巧吧?”

闻言,所有人都将目光望向他。

何天胜在齐浩帮助下喝了点水,终于恢复了一丝清醒,听到赵国忠的话,他咬着牙,忍着疼,一脸怨毒的道:“你什么意思?”

“如果……我猜的不错。刚才那个乡巴佬……很有可能是离开了董家七八年的董文锋,当年十八岁参军,到后来在董家的刻意隐瞒下,一直没什么音讯。可是他却是董老头的嫡孙啊!如果他真是那个董文锋,以后整个董家都得是他的!”

“哈哈,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有意思咯,本姑娘明天就去董家提亲去!”赵琪琪哈哈大笑,大大咧咧的冲保镖们打了个响指,“小的们,打道回府!”

何天胜恨恨的看着赵琪琪离去,又看向董文锋离去的方向,眼中怨毒之色更甚,他冷笑一声,眯起眼睛,道:“哼,我虽然是个纨绔子弟,但董家的内幕我还是知道一些的。现在的董家可不太平啊,如果你真是董文锋,这次怕是要回来争夺家产的吧?哼哼,董文锋,我俩的好戏……才刚刚开始!”

…………

董家位于洛川市郊区,为的就是有一个安静优雅的居住点,虽然远离市中心,但这里有一条大道直通市心,直线距离半个小时的车程足够了。

董家很大,独自打造了一个非常大的别墅区,里面林林总总有十几幢别墅。还有高尔夫球场和独立的人工湖。

远远望去,都能闻到一股壕的气息。

只不过董文锋这些年执行危险任务习惯了,金钱对于他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还不如在他最饥寒交迫的时候来一个馒头实在。

来到董家门口,大铁门是开着的,门口站着保安,里面能看到几辆豪车停放。

“站住,你找谁?”保安上下打量着董文锋,有些不屑的看着这个乡巴佬。

“我是董文锋。董天洛的儿子,是董家人。”

“切,你丫要装好歹也要穿得像样点儿好不好?穿成这一身穷衣烂衫的就来糊弄你大爷我,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子儿啊?”保安冷笑道。

董文锋不是那种喜欢多解释的人,甚至都懒得拿身份证给他看,直接他拿出手机,直接打了个电话出去。

可令他皱眉的是,爷爷的电话竟然关机了。看到他这幅样子,保安更是冷笑连连,叼了支烟,吞云吐雾起来。

就在这时,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超跑引起的巨大轰鸣声。

董文锋一转身,就看到一辆粉红色超跑飞快的冲过来,似是要将他撞飞一般。

可他却眼睛都不眨一下,冷冷的盯着那辆粉红色保时捷。

超跑骤然刹车,停在了离董文锋十厘米的距离,嘀嘀响了两下,想要让他让开,可董文锋皱着眉盯着车,透过车挡风,看到车主竟是个极美的女孩儿,正在嚼着口香糖。

滴滴!

车子又响了两声,紧接着就是两脚大油门轰轰的声音。似乎里面那个短发女孩儿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董文锋嘴角一咧,他让开了步子。

他想等进去以后再看看这丫头是谁,竟然敢这么嚣张。不过现在他不会跟一个女孩子一般计较。

看到董文锋让开,那女孩娇哼一声,开了过来,不过在开到他身边的时候,却停下了。

他还以为那女孩也会像保安那样对他冷嘲热讽一翻,没想到女孩按下了车窗,食指拉下左眼皮,伸出舌头略略略的冲他做了个大大的鬼脸,看得他一脸懵逼。

紧接着这漂亮女孩一甩齐肩的短发,道:“喂,你想进去?”

“嗯。”董文锋点点头。

“你什么人?”女孩上下打量着他。

“董家人。”董文锋靠近了打量着这个女孩,近了才发现,这女孩儿比刚才看到的远要漂亮的多,跟赵琪琪一个级别的啊!

今天这是怎么了,一出门尽遇美女了。

“喂,我说你人长得挺帅的,这么好面子啊?放心吧,我又不嘲笑你。本姑娘可是很善良的!”女孩嚼了嚼口香糖,笑道,“不过,管你是不是。走,跟本姑娘进去转一圈,怎么样?”

二、

“你又是谁?”董文锋看着女孩儿。

女孩边嚼口香糖,边吐着香气说道:“嘻嘻,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带你进去溜达。怎么样,去不去,不去我走了!”

“去!”董文锋毫不犹豫,来到副驾驶,拉开车门,在保安目瞪口呆的目光下,上了车。

一坐在位置上,一股香香的凉气扑面而来,让原本有些出汗的他,稍爽了一把。

特别是这车里带着一股女孩儿特有的清香,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这种味道的。

女孩扫了董文锋一眼,吐了个大气泡,啪的一声后,一脚油门轰然上前。

保安反应倒也快,满脸带笑,一路小跑,上前问道:“请问您是方颖小姐吗?”

“没错,要登记吗?”方颖问道。

保安拿本本子过来,笑道:“您签个字就好。”

方颖爽快的签完,正要走,保安赔笑道:“方颖小姐,您这样随便带个陌生人……”

“出了事我负责。”方颖哼了一声,关上了车窗,一脚油门冲了进去,留下保安苦笑连连。随即又急忙去打电话通知二爷。

这位方颖小姐昨天提前预约的,说今天要来董家作客,二爷亲自下命令,只要她来,就要立刻打电话通知他。

董文锋看着方颖,注意到她一身清爽的碎花裙打扮,灵动青春的气息洋溢,一路哼哼唱唱的好似心情非常不错。

“呆会儿,我就说你是我的保镖。你跟在我身边见识见识就行了,知道吗?”

闻言,董文锋苦笑,道:“你怎么会想要带我进来?”

“看你人不错。带你开开眼界,有了压力就会有动力嘛,这样你就会努力,努力了才能拥有他们这样的家业。到时候就不用羡慕别人了呀!都说了我可是很善良的!”

“哪有人这么夸自己的。”

“嘿嘿,我就是!”方颖嘻嘻一笑,说的一本正径,毫不脸红。

正说着,前方已经有十几个人一起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头发三七开,国字脸,眼角有一颗痣。胡子刮得非常干净,整个人很有精神。

在他身后有一个青年男子,应该是他的儿子,剩下的都是保镖。

董文锋看着这个中年男子,脸色微不可查的沉了下来。

“走,下车,镇定点儿,没什么了不起的。”说完,方颖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停在了这帮人面前,然后下了车。

随即董文锋也下了车。

当年他从董家离去时,也不过是十八岁,而七八年过去,他显然已经成熟了太多。一下车,当董家二爷董必存看来时,虽然能在他身上看到一些熟悉的影子,但一下子也还认不出来,只是用眼神示意儿子了儿子一眼。

“哈哈方小姐欢迎光临啊!我们可是等了你好久,想不到你现在才来。快请请请!”董必存满脸笑意的说道。

跟在其身后的青年男子望向方颖的目光骤然有了贪婪之色,只不过他藏得很好。

只是他看向董文锋的目光却有些不善,一种本能的不喜欢。

在其父的示意下,他还是前来招待董文锋。

“他是我保镖。喂,你发什么愣?还不快过来!”方颖解释完后冲董文锋喊道。

董文锋点点头,跟了上去,董必存父子俩也没说什么,一路笑意的送方颖进到了别墅客厅内。接着就是董必存跟方颖的一翻客套,这些话董文锋懒得去听,他只是打量着董家的一草一木,比起当年多了几许繁华,少了些许家的温馨。

“董二爷,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一个真正的目的,希望我说了您别急着生气。”方颖终于进入了主题。

“哦?那我倒是想听听。不知方侄女有什么目的?尽管说来,只要能办到的,我都能为你办好。”

“那我就不客气了。”方颖含笑着,原本活泼的俏脸上变得比较严肃起来,笑道:“我今天来你们董家,是来退婚的!”

董新浩一愣:“退婚?”

“据我所知,方侄女跟我们董家并无婚约吧?”董必存皱着眉道,但本能告诉他,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我当然没有。不过……任可儿有。”方颖昂起小脑袋,道:“我今天来是带着我哥哥方必轩的意志来的,他将来将是我们方家的家主。而他定认了他的理想夫人,正是任可儿,因此,他让我来董家退婚!”

听到这话,董必存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这可是在打董家的脸啊,不过活了一大把年轻,他还是知道轻重,因此静静的看着方颖,没有吭声。

一旁的董文锋眼睛则眯了起来,原本他对这方颖还挺有好感,哪成想这丫头竟然来拆自己婚事来了。

尽管自己确实不在意这种长辈定婚的习俗,可别人来生拆,也不会让他高兴。更何况,今天遇到的那个任可儿如果真的就是自己的未婚妻,那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不是么?

这时,方颖嘻嘻一笑,道:“我话未说完。董二爷你应该看得出我哥哥的潜力,未来整个方家都将握在他手中。只要董家肯放弃董文锋跟任可儿的婚约,那么就将赢得方家的信任。为表诚意,我哥已经拿出现在他能拿出的全部资源来做交换。”

说着,她拿出一张纸,上面写满了条条框框。董必存接过,与儿子董新浩看了一会儿后,不由瞪大了眼睛,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看到他们的表情,方颖非常满意,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这只是方家与董家合作的开始,等我哥大权在握,两家的合作势必要更进一层楼,到时强强联手,两家的收益将会成倍的往上涨,可以说,这一次的合作是一次绝好的机会。诚意我们已经拿出来了,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董新浩都已经激动得有些颤抖了,因为这笔账内,有很大一部分的利益都将与他名下的公司挂钩,如果真的合作成功,他每年躺家里啥也不管,纯利润收益都得上亿。

这得是多大的利益啊!

这一下,他眼睛都红了。原本对于将任可儿许给那个离家七八年根本没什么家族地位的堂哥董文锋,他就一直很不爽,任可儿可是她的梦中情人啊,早不知道暗中YY几次了,可家族的意志他无法反抗。

但是眼下,机会来了!他几乎想也不想,冲方颖吼道:“同意!我们同意!”

三、

董新浩一表态,方颖脸上就已经写满笑容。因为他知道,这个二爷董必存是最疼他这个宝贝儿子的。

董家原本应该持掌大权的大哥已经死了多年了,只剩一个孤苦的儿子在部队当兵。这一脉根本就没有什么话语权。

而老爷子早就身竭力衰,没有了太多操心董家事务的能力,如今大权正渐渐旁落在二爷董必存手中。

可以这么说,只要董新浩认同这件事,那么二爷那里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这一次退婚之行,看来要板上钉钉了。

听到儿子这么急着露出真面目,董必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即露出一抹沉思,像是在思考。

“爸,你还在犹豫什么?方少的家族比我们董家强了不知多少,有他们跟我们合作,对家族的帮助可比让董文锋跟任可儿联姻强的多了。如果这件事惹怒了方家,对我们董家反而百害而无一利,这笔账是个人都算得过来啊!”

“混账,老子算账还要你来教?”董必存一巴掌拍在儿子头上,他都快被这没教养的东西给气死,心里怪儿子不懂得掩饰。

你再想吃这块肉好歹也要伪善一下不是?一幅上辈子没吃饱的样子,只能给人增加笑柄。

“爸,董文锋算什么东西?他凭什么跟方少抢任可儿?而且,爷爷当初不也是说,为了家族才与任家联姻吗?现在为了家族,不也应该答应方家的条件么?”董新浩生怕老爸不同意,大声说道。

一直笑眯眯的方颖说话了:“说实话,我也认为董文锋配不上任可儿。要知道,我哥哥方必轩乃是年轻一辈的天之骄子,年纪轻轻已经在方家独挡一面,是集中家族力量培养的对象,未来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可是反观董文锋,不过一个臭当兵的,要钱没钱,要权更没权。更不懂家族经营之道,把他跟我哥摆在一起一比,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说到这里时,她完全没注意到身边的董文锋脸色已经黑了下来,不过董文锋一直没吭声,他要等董必存,自己这个亲二叔如何做决定。

他要看看董家现在对他的态度。

“二爷,现在你可是家族的顶梁柱,你的每一个决定可都将决定董家的命运啊。”方颖最后笑着说道。

董必存一直就在等她这句话,闻言,他笑了起来,说道:“方颖小姐太客气了,我可不是什么顶梁柱,但是家族的长远发展,我有着非常大的责任。

说起来,文锋也太久没回来了,对家族的情况并不熟悉。老爷子当初做的这个决定也确实太仓促了。方家的名声响彻整个江南省的,能够与董家合作,确实比与任家的联姻要强得多。

更何况……与方家合作,也并不妨碍我们进一步与任家其他方面合作嘛。只是这事,要委屈文锋……这让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说完,董必存一幅有些痛心的样子。

“爸,有什么过意不去的。我们董家又不欠他的。他那死鬼老爹早都死了,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爸你早就应该将他们赶……”

啪!

董必存一巴掌狠狠抽在董新浩脸上,怒瞪着眼:“你给我闭嘴。滚回去闭门思过!”

此时,边上的董文锋听到这句,几乎要爆发了,手指拽得一声闷响,可身为一个合作的特种兵,他咬着牙,不得不暂时强咽下这口气。

因为他需要知道董必存的明确态度,他要看清整个董家的局势。

只要知道二叔的态度,那就是他爆发雷霆之怒的时候。

方颖等人都没有注意到他,反倒是董必存的保镖们意识到了他神色不对,心头暗自警惕。

“爸,你先告诉我,你到底同不同意?只要你同意,别说闭门思过,就是让我饿上三天三夜也值。否则,打死我我也不走!”

“就是啊”方颖笑眯眯的说道,“二爷,您还在犹豫什么?”

董必存狠狠的瞪着这不懂事的儿子,看了看方颖的笑脸,随即叹息一声,道:“让方小姐见笑了。说到底,还是家族的长远发展更重要,所以……我同意与方家的合作。至于文锋那边,就等他来了我再跟他解释吧,相信他也一定能理解的。”

“哼,要我说,跟他解释个屁。他死鬼老爹都不在了,爷爷又……身体不好。整个董家谁还能罩得了他?”

这一刻,董文锋终于认请了二叔的真面目,他闭上眼深吸口气,拽紧了拳。当他下一秒睁开眼时,已经准备要发飙了。

就在这时,从楼梯处突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还有我!”

所有人,包括董文锋向楼梯处看去。

“董芳姑姑?你……”董新浩脸色大变,董必存也脸色难看。

站在一边的董文锋看到来人时,眼底一阵激动,她还是那个最疼爱自己的亲姑姑。不过七八年过去,原该保养得处于最有魅力与气质的年龄,这一刻看去,竟有了些老态。

她老了……

“谁说文锋有娘生没娘养?他妈不在了,我就是他妈!哼,只要有我董芳在,我看谁敢毁了文锋的婚约!”董芳走下楼,一张本该俏颜如玉的脸上已经有了些风霜,此刻她脸色又寒又怒。

只是她也没注意到董文锋,刚才一直在楼梯口偷听,直到这时她才彻底忍不住要站出来,气得肺都要炸了。

董必存脸色更难堪了,董新浩在姑姑面前屁都不敢放,至于方颖则多少有些尴尬,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个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

“我们董家什么时候要沦落到需要出卖自家人来换取利益了?嗯?难道你们良心被狗吃了么?二哥,你来告诉我,当年大哥是为谁而死。你又是怎么对你的亲侄子的?”董芳声色俱厉的瞪着董必存,怒吼道。

砰!

“够了!大哥已经死了!”董必存猛的一拍桌子,大怒道:“我这么做不还是为了董家的利益着想?我有错吗?文锋都当了七八年兵,都快当傻了,他回家族我们不亏待他就是了。一个任可儿不过是个女人,根本没什么,重要的是与方家的合作机会你明白吗,难道就因为他,我还要把这么好的机会拒之门外吗?他配吗?”

“呵,说的好听,为了董家的利益?”董芳满脸讥讽,“我看你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吧?”

啪!

董必存骤然一巴掌抽在董芳脸上,怒目睁圆,吼道:“你一个嫁出去的女人能懂什么?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看到姑姑被打,董文锋心头的怒火骤然窜升,他再忍不住了,大步站了出来,冰冷的声音响彻客厅。

“哦?是么?姑姑都没有说话的份,那我有没有?”